我跟圭哥身高差不多、體重差不多,雖然我肩膀比較窄,圭哥胸比較大,但是,其實應該要穿同size的衣服,偏偏圭哥就愛買多半個、一個size,說是喜歡穿寬鬆一點,我猜其實是怕胖了(

 

「恩又穿錯件了...

 

早上起床,迷迷糊糊地拿了白襯衫就往身上套,因為常常跟圭哥一起買同款式的衣服,有時候不細看尺寸標籤很難發現自己拿錯了,只有穿上之後發現原本只蓋住半個臀部的長度,竟然長到大腿了。

原本想直接脫掉換上自己的衣服,但是呢~周末這麼長~~的時間~就特別想胡鬧一下~嘻嘻!

輕手輕腳走到圭哥的書房,看見每天早上都會坐在書桌前看書的身影。不管發燒、流鼻水或身體多不舒服,還是前一晚跟自己玩得有多兇,金聖圭每天都會準時到書房報到,看著他的背影,我覺得我愛上的人是這個世上最認真、最可愛的男人。

「吶~圭哥~

我走到圭哥身後,彎下腰,把頭枕在他的肩膀上、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嘴巴貼近他的耳朵對他說話。

「嗯?」可是他連抬頭看我一眼都沒有,只有小聲地發出疑惑詞。

「我穿到圭哥的衣服了~」我不認輸的走到旁邊,把他的左手牽起來左搖右晃。

左手被我握著,金聖圭終於肯把右手上的報告放下,「所以?」身體往後靠著椅背玩味的看我穿著他的大件白襯衫。

「我要圭哥幫我

我笑嘻嘻的直接坐上他的大腿,賴著不走,還拍掉他要把我推下去的手。圭哥熬不過我的撒嬌,放棄把我趕下去,最後也把右手環住我的腰怕我跌下去。滿意的把圭哥的右手左手都環住自己的腰後,我也把雙手環住圭哥的脖子「脫掉~~

他先注視了我一會兒,就輕快的說,「好啊。」以為他會敲我的腦袋說我是愛撒嬌的笨蛋,沒想到這麼快就答應了?本來還想用更多方法逼他投降。

當我還在訝異他的爽快時,圭哥已經開始動作。

先是讓我雙腿分開跨坐在他身上,確定我坐穩之後才放開環住我的腰的手,從最上面的第一顆扣子開始解開,平常俐落操作著手術刀的手,現在正輕輕、慢慢讓鈕扣穿過衣服上的小縫,像個手不靈巧的孩子般,緩慢動作。從上方看著圭哥,我笑出來了,看來圭哥也知道我想做甚麼~

感覺手指開始解第二顆鈕扣時,我低下頭輕吻圭哥的耳垂,隨後感覺那雙手不安份地往鈕扣旁移動,圭哥用指腹在最敏感的兩點周圍畫圓,我被逗得癢極了,「呵~好癢~」,我不甘示弱的朝圭哥的脖子進攻,輕輕啃咬他的喉結,先讓白嫩的皮膚產生牙齒的印痕,再用舌頭舔過。

「啊!」

突然被掐了一下屁股,我委屈的看了犯人一眼,他倒是用很坦蕩的臉說。

「別咬那麼高,遮不住。」

我扁扁嘴,賭氣的拉開圭哥的襯衫,在他的鎖骨下方咬了一口。圭哥也不甘示弱地又掐了我的腰一下。

「痛

明明我才是先發制人的人怎麼一下子情勢就顛倒了!

不甘心的握住放在自己腰上的大手,用委屈的表情盯著施暴者。犯人倒是一點悔意都沒有,還用帶笑的眼角回敬我,像是在說著「傻瓜」。

還在想要怎麼報復他,那隻被我握住的大手已經開始移往它想去的地方──我的背部。我也沒有要阻止圭哥的鹹豬手,索性放開握住他的手,放上我要進攻的地方──他的胸上。

我的兩隻手也開始解著圭哥的鈕扣,圭哥用一隻手解著我的第三顆扣子,另一隻手在我的背部來回摩擦。由上往下,再由下往上的順著脊椎的骨頭慢慢滑動。

可惡!明明知道我那裏很敏感!

在搔癢感中還夾雜著酥酥麻麻的感覺,因為興奮而挺起腰部,自己的臀部就順勢往下壓在那敏感的地方,我不安分的蹭著身下的、金聖圭的跨部,「恩」比起我破口而出的呻吟,圭哥倒是很能忍,連眉頭都不皺一下。

當我解開圭哥襯衫上的倒數第二顆鈕扣後被迫停下動作──因為被撫摸的太舒服了,「呵~像隻貓咪。」聽到金聖圭這麼說,我拉回一些意識,狠瞪了他一眼,隨後我感覺自己身上也只剩下最後一顆鈕扣了,但是我們兩人好像還沒有想解開對方的最後一顆的意思。

金聖圭雙手並用把我的裡褲脫下,頓時所有的生理反應都一目瞭然──微抬頭的慾望與細細顫抖的大腿根部。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看光光,這也沒什麼不好意思的,但是,看著金聖圭穿好好的下半身,我就是覺得心裡不平衡,執意要把它們也脫下來,當我解開他的牛仔褲鈕扣要拉開拉鍊時,一隻大手開始不懷好意的握住我最脆弱的地方,先輕輕的揉捏,在上下滑動摩擦,「恩」果然,一大早就這麼有活力不太好啊慾望來的很快,是因為活力充沛的早晨還是自己蓄意製造的情趣害的?

被一陣陣快感侵襲的快失去意識前,我還是堅持要脫下這個人的褲子,但是,就算我已經拉開拉鍊,他不抬一下屁股我還是不能把褲子脫下來啊!

「恩我說起來起來一下啊哈啊

當我越奮力扯著他的褲子時,他也越努力的加快速度,讓我只能無力的抓皺可憐的布料,靠在圭哥肩膀上呻吟。就算我不斷抱怨圭哥不動如山的臀部,金聖圭也沒有要理我的意思,反而變本加厲,指尖不停戳刺著上方的小孔,難以消化的慾望與快感,化成黏稠的白液從頂端滲出,淚水也從我的眼角滑落,但在嘴角處就被另一張嘴吸收。圭哥溫柔的從嘴角吻到下巴再回到嘴唇上,就是不願深入口腔,我受不了挑逗的唇舌,只想要火辣辣的接吻,只能大膽的湊上前讓自己的舌在圭哥嘴裡捲起另一條舌。

高潮來臨前的顫抖與痙攣圭哥也感覺到了,他也不囉嗦,更加速手上的動作,戳弄的手指也加快,我環住圭哥脖子的雙手收攏得更緊,停止接吻,我將頭靠在圭哥的肩膀上,無意識地喊著「圭圭哥金聖圭啊!」

再攀上高峰前被迫中止的感覺,真的很想死──殺死那個中斷的人!

慾望離開原本溫暖的手掌,我惡狠狠地瞪著停下動作的兇手,那個兇手卻興致勃勃地拿著原本在我身上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還用慶幸的口氣說著「剛好我今天想穿這件。」說完,親了一口我的臉頰,一臉滿足的把欲求不滿的我從他身上移開,完全不理會我足以殺死他的眼神。

最後,我被迫坐在原本圭哥坐的旋轉椅上,站起來也不是,繼續坐著也不是,高脹的慾望說明它多想被釋放出來,但是!我現在完全不想自己動手!

明明明明就是金聖圭把我用成這樣的!

「圭哥

我用最後一點羞恥感開口要求對方回來解決他造成的問題,但是金聖圭只是穿戴整齊,拿好手提包,朝我走過來

「優鉉啊,我今天下午有聚餐,你記得吧?我先出門了。」

看著金聖圭低頭親了我一下,隨後向門邊走去,開門,再關上門,我看著門,等了一秒、兩秒、三秒,那扇門始終沒有打開的跡象

「呀────!金‧聖‧圭!!!!你給我回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753951 的頭像
oc753951

Inspirit*meeting

oc7539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