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挑了一個隱蔽的角落教室,進去後,先讓南優鉉坐在大講桌上。

「圭哥?」

南優鉉還不知道金聖圭要幹甚麼?只能一臉困惑看著金聖圭把白袍披在他身上,不可能是怕我冷了吧?

「優鉉,我該好好給你上一課。」

「什麼?」

還沒有說完的話被金聖圭的嘴給堵住了,面對金聖圭突然的親吻,南優鉉也慢慢能適應,可以跟他一起享受這個親吻,感受他的舌尖輕搔過自己敏感的上顎。

金聖圭善於發掘南優鉉身體的各個敏感帶,連嘴裡的敏感帶都不放過,只要一發現,就會一直攻擊,每次都讓南優鉉在事後對金聖圭抱怨。

這次也因為觸碰到敏感帶,讓南優鉉的身子輕輕顫抖了一下,為了不讓金聖圭繼續攻擊,南優鉉把自己的舌頭纏上,讓他的與自己的交纏、吸吮。先沒氣的是南優鉉,他緊抓住金聖圭的肩膀,「圭」發出模糊的呼叫,提醒另一個人能不能先停止,金聖圭退出後舔了南優鉉的嘴唇作為結束。

「因為愛你、在意你才會這樣吻你。」

對還在喘息的南優鉉說著,也不等他喘完,金聖圭將自己的唇貼上南優鉉纖細的脖子,先細細地親吻,在啃咬,吸吮,讓白嫩的脖子留下許多紅色印記...

「恩

對脖子也是敏感帶的南優鉉無疑是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也讓他自動發出輕微地呻吟...

「因為愛你、在意你才想在你身上留下記號。」

攻擊完脖子,金聖圭開始伸手解開南優鉉襯衫上的鈕扣

「圭哥!」

完全沒預料到金聖圭會有這種舉動,讓南優鉉嚇的伸手阻止金聖圭繼續脫下去,但是他不敢直接撥開或抓開金聖圭的手,怕是抓傷了那還要動刀的手,無奈之下只能抓住對方的手臂,但是也無法讓金聖圭停下,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襯衫被脫下,

「圭哥你要做什恩!」

還沒問完話,金聖圭的手就貼上南優鉉赤裸的胸膛,比起一般人更冰涼的溫度,讓南優鉉往後退了一點,但是自己坐在桌上也不能退到哪裡,一下子就被那雙手捉住,並被溫柔的摸著身上每一吋肌膚,從脖子、肩膀、鎖骨、手臂到胸、背、肚子、腰側,金聖圭沒有放任何肉色的範圍,

「恩圭哥別摸

在那雙手停止撫摸之前,南優鉉只能不斷重複這句話,但就算叫金聖圭別摸,他還是執意要繼續摸下去,面對金聖圭的撫摸,南優鉉雖然感到害羞,但他覺得金聖圭的撫摸不帶著性慾的味道,比較像在撫摸一個無比珍惜的寶物一般,想到這南優鉉的臉更紅了,他伸手握住金聖圭的手掌...

「圭哥

金聖圭反握住他的手掌,讓兩隻手握成十指交扣。南優鉉空著的手握住金聖圭的左邊肩膀,金聖圭空著的手輕撫著南優鉉的紅潤臉頰。

「因為愛你、在意你才會想觸摸你更多。」

說完,那隻原本貼著臉頰的手移到南優鉉牛仔褲的拉鍊上,

「不!」

感覺不對勁,南優鉉趕緊握住那打算拉下拉鍊的左手...

「優鉉不希望我的手受傷吧?」

金聖圭停下動作抬頭看向南優鉉泫然欲泣的眼睛,「可是會有人進來」「把手放開」「圭哥」雖然嘴上想阻止金聖圭繼續,怕有警衛巡邏發現,但是,其實自己心底還是有那麼一點期待,而且,自己也真的不希望傷到圭哥的手。

「乖孩子。」「嗚

最後南優鉉還是放開手,讓金聖圭拉下拉鍊解開鈕扣,並且脫下牛仔褲與裡褲。現在,南優鉉身上除了一件醫師白袍,其他甚麼遮蔽物都沒有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金聖圭看見自己的身體,但是,自己赤裸著全身被衣冠楚楚的對方用觀賞的眼神看著,任誰都會感到害臊、不安,意外的,在各種感覺之中卻又存在名為「興奮」的感覺。

「圭哥!」

下意識地想遮住自己羞恥的地方,但是金聖圭卻不准他收攏雙腿,先是放開兩人十指緊扣的手,再伸手撐開南優鉉夾緊的雙腿,讓它們彎曲架上桌面成M字形,瞬間南優鉉所有羞恥的地方都讓金聖圭一覽無疑...

「不要

南優鉉緊張、害羞到想哭泣,雖然他想用力收緊雙腿,但坐在桌上的自己根本沒有施力點,而且光是要穩住被金聖圭往後壓的身體,握住桌子邊緣的手已經耗掉了大半力氣,再加上,他真的用力反抗,難保金聖圭不會撞上後面的白板,他不會從桌上摔下去,還有可能引來保全、警衛,想到各種狀況,他就只能像隻待宰的小羊躺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當他還在設想各種情況時,金聖圭已經將身體靠向自己,讓兩人下半身緊密相貼,隔著一層衣物,他能感覺到對方脹大的慾望──攻擊者與即將被攻掠之地。

「優鉉讓我進去好嗎?」「不

那在每次交歡前都會聽見的呢喃,每次都能讓南優鉉激動的回應,但是,現在他們正在一間商院教室的講台上,而且警衛隨時都會開門進來,心急如南優鉉又怎麼可能答應

「優鉉」「不不要

金聖圭還是繼續在南優鉉耳邊低語,南優鉉將原本撐在身後的雙手移向前,抱住與自己緊緊相貼的金聖圭,像溺水者抱住浮木一般,現在他就在理性與失控的洪水裡載浮。

「優鉉給我」「嗚

在南優鉉抱住金聖圭後,原本拉開南優鉉左腳的右手順著肌膚游移到大腿、小腹,最後握住那正瑟瑟顫抖的柱身,讓它在自己手裡摩擦、變硬。過多的快感也打亂南優鉉的理智,明明是該開口拒絕,但身體卻隨著上下滑動的手擺動著腰,嘴裡也不再吐露拒絕的台詞,開始產生細微的呻吟,「恩哼」在理性喪失的前一秒,原本給予快感的手突然停止不動,讓陶醉於情慾的南優鉉拉回一些些理智看向那個給自己天堂又讓自己墜下地獄的金聖圭。

「說你要」「不…啊!」

原本溫柔的手變的粗暴,稍微施力的握住堅挺的肉身。「說」「哈」在痛苦過後又是一陣陣輕慢的摩擦,在痛苦過後是對性慾的全然的接受。「圭哥我想要啊!!」被突然加快的速度逼得射出,乳白的液體撒在金聖圭手裡,但是南優鉉無法替他擦去,因為突然高潮還正敏感的身體無力的靠在金聖圭身上,金聖圭也不在意接收南優鉉的東西,只是一邊細細親吻靠在肩上的人的頸部,一邊讓沾滿液體的手指伸入那對他敞開的穴道。

「恩….恩哼

因為高潮而放軟的身體很輕鬆就能伸入兩指,也依靠著南優鉉的精液能順利放入第三指,三隻手指在南優鉉的身體的刮搔、轉動、抽插,不停止的快感讓南優鉉不住地擺動腰部,抱住金聖圭的手也將衣服抓皺了,原本被迫架在桌上的雙腳也靠在金聖圭的腰上,「圭哥」忘情地喊著愛人,連對方甚麼時候拉開褲子上的拉鍊都不曉得。

「優鉉放鬆

「啊

被更粗大的東西貫穿,瞬間被填滿的感覺讓南優鉉難受的緊抱住金聖圭,結合的時刻讓南優鉉動情的流下眼淚,「別哭了忍耐一下」明明也急切於解放自身的慾望,但是金聖圭總是會等他完全適應後才繼續動作,從相連接處感受對方的溫柔,一種被愛的感覺。

「我要動了

「恩恩哼

漸漸的,教室中充滿一陣陣呻吟與濕潤的水聲。南優鉉感覺到一開始的難受變成快感的累積,慢慢地開始享受與金聖圭的性愛,一切都讓他感覺很美好,但是

「韃

突然聽見從門外傳來警衛巡視教室鎖門的聲音,讓南優鉉緊繃著神經,提醒金聖圭

「恩圭哥有人啊快停下停下來

但是金聖圭好像沒聽見似的,還是繼續在南優鉉身下擺動

「圭哥圭哥!哈

對於金聖圭的無反應感到訝異,南優鉉心急的抓住金聖圭的手臂,想讓他趕快停止,但是金聖圭還是一樣沒有反應,只有伸手壓下他的身體,並在脖子上用力咬了一口,「痛」南優鉉痛的流眼淚,對金聖圭做的事感到不解,但是金聖圭沒有對這個舉動作任何解釋,只有在自己耳邊說

「如果警衛進來,看見只穿白袍的你,跟另一個男人在教室做愛,還露出這麼誘人的表情,他一定會知道你是一個多麼有魅力的人

說完,還用力的頂向南優鉉體內的深處。

「啊!」

不要...我不想被別人看見不要

「圭圭哥你瘋了...真的

南優鉉害怕的哭著,但是擔心自己的聲音會被警衛聽見,只能小聲的說著話,因為被更用力的抽插而顯得破碎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從喉嚨發出。

就算南優鉉哭成這樣,金聖圭也沒有要停止的意思。感覺警衛的走路聲越來越接近,南優鉉真的急了、慌了。

「金聖圭你真的瘋了

聽見警衛的腳步聲停在這間教室門外,南優鉉只能用力抱住金聖圭,將臉整個埋在他的肩膀上,他不知道等下警衛看到這幕該怎麼辦,只能讓眼淚沾滿金聖圭的肩膀,等著門被開啟

喀!喀!

「咦?這間鎖上了啊?我都老糊塗了連哪間鎖過都不知道真的老了喔

就算聽見警衛慢慢走遠的聲音,南優鉉還是躲在金聖圭的肩上哭著,感覺自己的腰被人緊緊抱住,背後也被人輕撫著,耳邊響起剛剛被自己咒罵的人的聲音

「沒事了抬起頭來

「嗚嗚嗚

抬頭看見笑的一臉邪惡的人,金聖圭用手輕撫著南優鉉的臉頰,想把不斷湧出的淚水擦乾,但是一點用都沒有,南優鉉還是委屈的哭著

「因為愛你、在意你所以不可能讓任何人看見這樣表情的你。」

「圭圭哥

才想著『這麼壞心的騙我之後,說說甜言蜜語就可以算了嗎?』的時候,下半身還未分開的地方又開始抽動起來

「吶現在也該處裡我的了吧?」

「恩嗯啊圭哥

重燃性欲的身體,迎合彼此的速度,感受直搗心窩的深度,又再一陣激情後,一起到達情愛的巔峰。

 

 

「下次不敢再說你交過很多個了吧?害我擔心你那種表情被那麼多人看見我要怎麼挖出那些人的眼睛

「嗚不敢了

「吶,過來一點,我看你的脖子。」

「嗚嗚痛!都流血了啦圭哥為甚麼要咬我

「哼,還不是你突然夾緊,害我差點洩出來。」

「嗚/////////

 


 

第一篇H

第一次寫~請大家給我一些意見吧=)

喜歡圭哥欺負優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753951 的頭像
oc753951

Inspirit*meeting

oc75395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